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摄政大明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六章.被自杀(三).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六章.被自杀(三).

    ……

    ……

    都察院衙门虽然是清流大本营,但因为御史们拥有很大的自由度,所以也就有庙堂各派系的大量眼线,最是盘根错节、鱼龙混杂。

    比如说,都察院右都御史杜白就是周尚景的得意门生之一,左佥都御史顾全则是赵俊臣的亲信,副右都御史王佑伦表面上则是新任太子太师王保仁的心腹。

    所以,都察院就是一个四处漏风的屋子,很难瞒住任何事情。

    就在吕纯孝匆匆赶去太子东宫的时候,各派系很快就或多或少的收到了相关消息。

    其中,王佑伦表面上乃是新任太子太师王保仁的心腹,但实际上早就暗中投靠了周尚景。

    现如今,王保仁依旧留在南京处理南京六部的烂摊子,周尚景则是吩咐王佑伦尽快利用王保仁的关系接近七皇子朱和坚。

    然而,七皇子朱和坚尚未正式走到台前,一向是深居简出、表现低调,王佑伦就算是想要完成周尚景交代的任务,却也一直没有寻到任何机会。

    这一天,眼见到吕纯孝匆匆离开了都察院衙门赶去了太子东宫,王佑伦不由是心中一动,认为这是他接近七皇子朱和坚的大好机会。

    于是,等到吕纯孝离开之后不久,王佑伦也同样是匆匆离开了都察院衙门,却是赶去了七皇子朱和坚的府邸。

    与此同时,经过了一天多时间的休息之后,朱和坚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终于是可以现身见人了。

    得知了王佑伦求见自己的消息之后,朱和坚心中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让人把王佑伦请到了书房与自己谈话。

    朱和坚眼看着就要成为新任太子储君了,王保仁则是德庆皇帝特意安排的太子帝师,在朱和坚正式登基为帝之前,两人的利益关系基本一致,乃是共荣同损的关系,王佑伦既然是王保仁的心腹,也就算是朱和坚的亲信了。

    于是,在贾伦的带领之下,王佑伦很快就来到了书房之中。

    在王佑伦行礼问安之际,朱和坚用审视的目光认真观察了王佑伦片刻,但等到王佑伦抬头起身之后,朱和坚的表情已经恢复了亲切与温和。

    然后,朱和坚主动笑着问道“说起来,这还是我与王大人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但我对于王大人早已是心中仰慕许久了!我记得王大人乃是王太师的得意门生,当年王太师被贬斥到南京六部任职之后,众多门人皆是各寻退路、树倒猢狲散,唯有王大人一直是不离不弃,这份忠贞之态,当真是令人钦佩!”

    王佑伦连忙道“不过是做人本分罢了,七皇子殿下实在是过誉了!”

    朱和坚笑着摇头,道“做人本分……当今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只怕是十中无一,王大人大可不必过谦!”

    朱和坚的眼中毫无“本分”二字,所以他反而是喜欢坚守本分之辈,倒不是因为心中钦佩这种人的坚持,而是认为这种人容易利用。

    所以,朱和坚夸赞之际,表情也愈发真挚,又问道“却不知王大人这里与我见面,所为何事?”

    王佑伦的表情顿时是严肃了起来,说道“就在刚才,都察院发生了一件大事!因为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与太子殿下产生关联,所以下官思来想去,认为自己应该把这件事情及时通报于七皇子殿下。”

    朱和坚的眉头一扬,目光微微闪烁着,但表情间则是不动声色,问道“哦?是什么事情?竟是这般重要?”

    王佑伦马上就把都察院收到了举报詹善常与诸位藩王的密信之事,向着朱和坚详细讲诉了一遍,并且还表示太子朱和堉很有可能会亲自接手这件事情。

    讲诉之际,王佑伦皆是实话实说,没有加入任何的个人偏向与猜测,讲完之后就表现出一副垂手低头的模样,静候着七皇子朱和坚亲自做出判断。

    听完了王佑伦的讲诉之后,朱和坚的表情闪过了一瞬间的凝重。

    对于朱和坚而言,王佑伦的这个情报不仅是关系重大,也是非常及时的。

    在这个世上,朱和坚绝对是最为了解朱和堉的人了,他很清楚朱和堉的优势与缺陷。

    朱和堉的眼里容不得沙子,又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一旦是把詹善常与诸位藩王的案子交由他来负责,朱和堉必然是穷追不舍,说不定就会收获奇效、立下大功。

    到了那个时候,朱和堉说不定就会再次站稳脚跟,朱和坚成为储君太子的计划也就会横生波折,这是朱和坚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所以,王佑伦讲完了情报之后,朱和坚也是沉吟良久不语。

    突然间,朱和坚再次打量了王佑伦几眼之后,笑着问道“却不知,王大人您为何会要把这项消息通报于我?又为何会认为我需要这项消息?”

    王佑伦也是早有准备,答道“下官也不知道这项消息对于七皇子殿下而言是否会有用处,下官只是觉得,若是七皇子殿下不需要这项消息的话,下官也不过是多跑了一趟腿,但若是七皇子殿下需要这项消息的话,就可以早作准备,下官的这次尝试也就没有白废。”

    听到了王佑伦的解释之后,朱和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王佑伦的这般做法,似乎只是为了投机,这般情况反而是让朱和坚的心中疑虑稍减。

    于是,朱和坚也就没有追问什么,反而是表现出了一副欣慰态度,说道“这件事情也许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定!若是三哥他趁机立下一些功绩,说不定就可以扭转处境、挽回声誉,我与三哥一向是手足情深,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但无论如何,我这里都要感谢王大人的及时通报消息,今后必有报答。”

    王佑伦虽然是急切想要谋取朱和坚的信任,但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马上就表态告辞了。

    “区区小事,下官不敢期望回报,既然是七皇子殿下已是心中有底,下官也就不再多留,这就告辞了!”起身告辞之际,王佑伦的语气之间多了一丝意味深长,又说道“不过,下官也知道,七皇子殿下与太子殿下之间的感情深厚,但下官一直认为,有些事情终究是无法避免的,七皇子殿下就算是顾念兄弟情谊,却也不可逆势而行,否则只会害人害己罢了……下官的恩师也是这般看法!”

    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王佑伦就向着七皇子朱和坚再行一礼,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朱和坚向着贾伦打了一个眼色,贾伦连忙是亲自出了书房相送。

    等到王佑伦与贾伦二人陆续离开书房之后,朱和坚的表情间满是沉思之态。

    再等到贾伦送走了王佑伦返回书房之后,朱和坚抬头问道“可有从他身上试探到了什么?”

    贾伦摇了摇头,说道“此人说话之间可谓是滴水不漏,短时间内无法探出他的底细,但他今日通报消息的做法,似乎不仅仅是因为王保仁的示意,也是因为他的独自判断。”

    朱和坚点头道“王保仁如今还在南京,自然是不能做出决定,这应该是王佑伦心中认定了三哥今后不能成事,所以就跑到我这里押宝投注了!

    当年王保仁远走南京之后,他的朋党门人或是改换门庭、或是丢官免职,唯有这个王佑伦一直是屹立不倒,多次躲过了周尚景的打压,手段心机皆是不俗,倒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这样一个人才,只是给王保仁当一个门生,实在是太屈才了!今后再探一探他的底细,若是没有问题的话,倒是可以把他收为己用,以缓解咱们目前的人才不足的困境!等我成为了太子储君之后,手下终究要有几个能办事的人才行!”

    贾伦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之后,又问道“对于王佑伦送来的这份情报,殿下你怎么看?陛下他对于那几位藩王可谓是深痛恶绝,若是真让太子他抓住机会建立了功绩,即使是陛下依然没有扭转心意,太子他也可以趁机挽回清流们的信心,说不定就会苟延残喘一段时间,若是殿下你迟迟不能正式成为储君太子,就有迟则生变的危险,必须要早做准备才行!”

    朱和坚则是冷笑道“这件事情确实是一个威胁,但也未尝不是一个机会!父皇他早就想要废黜三哥了,但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这是为何?就是因为父皇他对三哥的打压太狠了,屡次把三哥禁足于东宫,这固然是让三哥的声望大损,但也让三哥一直都没有机会做错事情!

    正所谓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这一次若是让三哥他接手了詹善常与藩王们的案子,查案之际就必须要借用厂卫的力量!到时候,只要是咱们稍稍动些手脚,就可以让三哥他做出错事、办砸一切!到了那个时候,父皇就会进一步确认了三哥的无能,也就可以找到理由正式废黜于他!然后,我也就可以正式走向台前了!”

    贾伦思索了片刻后,心中很快就有了大致计划,问道“殿下你是说,咱们在暗中推波助澜、扩大这场风波,趁机让太子他搞出一些冤假错案出来?”

    朱和坚轻轻点头,说道“记得赵俊臣当初对付三哥的时候,也曾用过这种手段,但手段不怕老,有用就行!”

    贾伦马上说道“咱们在厂卫之中,也有不少自己人,我这就通知他们,让他们早做准备,等到太子开始调查此案之后,就尽量参与进去。”

    说完,见到朱和坚点头认可之后,贾伦马上就转身再次离开了。

    等到贾伦再次离开之后,朱和坚的表情间再次出现了沉思之态。

    他开始思考下一个问题——“究竟是谁向都察院送去了那封举报信?又是为何目的?”

    朱和坚隐隐察觉到,这个棋盘之上,下棋者并不仅仅只是自己一人。

    而就在朱和坚展开了自己的计划之际,赵俊臣却是派人向“赵党”所有核心成员传话,表示让他们三天之后前往赵府,以探病的名义相聚议事。

    “赵党”众人收到了赵俊臣的消息之后,纷纷是心中松了一口气,知道赵俊臣马上就要有下一步动作了。

    然而,在“赵党”众人之中,唯有一人所收到的消息有些不同。

    那个人就是詹善常。

    赵俊臣传给詹善常的消息,却是要让詹善常即刻赶到赵府议事,说是发生了紧要事情。

    詹善常昨天才收到德庆皇帝的命令,要让他查探赵俊臣的病情真假,詹善常原本还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查探,如今收到了赵俊臣传来的消息之后,顿时是认为这是一次机会。

    与此同时,赵俊臣说是发生了一件紧要事情的消息,也让詹善常隐隐有些不安。

    于是,詹善常不敢有任何怠慢,连忙是赶去了赵府。

    当詹善常赶到赵府之际,时间已是傍晚时分,天色也是渐渐昏暗。

    赵俊臣与詹善常的见面地点,却是赵俊臣的卧室之中,既然是知道了詹善常已经成为了德庆皇帝的眼线,所以赵俊臣与詹善常见面之际,就依然是装作一副重病不起的模样。

    却说,詹善常进入了赵俊臣的寝室之后,见到赵俊臣的重病模样,顿时是大吃一惊。

    按照詹善常的心中想法,一直是倾向于赵俊臣的病情只是一种以退为进的手段、一种麻痹各派系的伪装,却没想到赵俊臣当真是病重不起了。

    然而,还不等詹善常表达关切之意,就见到赵俊臣抬手止住了詹善常的话语,用一种虚弱且又焦切的语气说道“詹大人,大事不好了!顾全刚刚从都察院那边传来消息,称是有人给都察院送去了一封密信,举报了你与藩王们的暗中勾结之罪行,还详细罗列了你这一年来为藩王们篡改户部图册的证据!”

    听到赵俊臣的说法之后,詹善常顿时是表情大变。

    自从詹善常暗中投效了德庆皇帝之后,就向德庆皇帝坦白了许多“赵党”机密,但他也分得清事情轻重,却是完全没有说过他为藩王们篡改户部图册的事情。

    朝廷大员与藩王暗中勾结,这绝对是德庆皇帝的心中最大忌讳!一旦是这件事情被揭发出来,哪怕是詹善常已经暗中投效了德庆皇帝,德庆皇帝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于是,詹善常再也顾不得关心赵俊臣的身体,连忙是问道“赵大人,这些事情当初全都是你吩咐我去办的啊!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这般情况下,詹善常不敢指望德庆皇帝的宽宏大量,也只能是继续指望赵俊臣的出手庇护了。

    赵俊臣轻轻点头,似乎是早就想到了办法,说道“我自然会想办法庇护于你,绝不会让你承担干系!幸好是咱们提前收到了消息,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说起来,我曾多次向陛下表示过藩王们已经成为了朝廷的蛀虫,必须要想办法解决,否则朝廷财政就无论如何也不能彻底扭转,但陛下他一直是有所顾忌,说是藩王之策乃是祖训,朝廷不可毫无原因的削藩……

    所以,这次的事情,咱们大可以说是户部为了收集藩王们兼并土地、欺压百姓的罪行,所以才会刻意与藩王们配合!这样吧,你现在就去赵府书房之中,写一封认罪的奏疏,向陛下坦诚自己的罪行,但坦诚罪行之余,也要为自己辩解一下,就说这些事情全都是户部为了收集罪证的刻意为之!

    等你写好了这封认罪奏疏之后,我就会连夜进宫求见陛下!趁着这件事情被揭开之前,先把你的罪行尽数洗干净!”

    听到赵俊臣的说法之后,詹善常顿时是觉得有理,连连点头告谢之后,就在赵府下人的带领之下,赶去了赵府的书房。

    看着詹善常离去的背影,赵俊臣神态间的虚弱渐渐掩去,眼神中却是闪过了一丝讥讽。

    ……

    2030

    ……

    摄政大明


同类推荐: 寒门状元官居一品第三帝国山沟皇帝唐砖帝国吃相寒门崛起崛起军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