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御鬼者传奇章节目录 第5465章 灵植邪藤(第五更爆发)

章节目录 第5465章 灵植邪藤(第五更爆发)

    “嗯,有点道理。”关横听了这话,故意微微颌首,旁边的普兴蓦地晃动长矛,金螫王吱吱怪叫,拿腔作调、作势欲扑,吓得灰白魂灵尖声叫道:“大爷、大爷息怒,我有下情回禀。”

    闻听此言,关横冷冷道:“讲!”

    “是这样的,我虽然捋不清楚老族长的记忆,不过倒是从大祭司那里弄到些有用的东西。”

    魂灵忙不迭解释道:“它有一种手段,可以控制蛊虫穿透金属之类的东西,到达自己无法触及的对面,检查各种事情,解除机关或是溜门撬锁什么的都可以,大爷,反正现在也只能试试了,不知您愿不愿意……”

    “罢了,如果倘若不用直接破坏此门就可以打开它,我就让你试一试。”关横想了想,而后又道:“不过你要记住,敢耍花样的话,我可不会饶了你,明白吗?”

    “是是,小的明白。”

    灰白魂灵说到这里,战战兢兢压低声音:“不过、不过我还需要一只魂奴蛊,大爷您可否给我?”原来它已经注意到,关横把大祭司那个装着蛊虫的罐子夺走后没扔掉,此刻还挂在自己腰间呢。

    “这里面还剩下十几只蛊虫。”打开此物瞧了瞧,关横心中暗想:“宝宝很喜欢(吃)它们,要是少了一只,这俩小家伙估计都得闹翻天了,罢了,到时候再想办法搪塞宝宝,先给魂灵一只试试。”

    “喏,在这里呢。”说着,关横摊开手掌,从罐子里倒出一只蛊虫,魂灵立刻飞上前,钻进了这虫儿的躯体内,而后将其控制起来。

    数息后,魂灵蛊虫蓦地挺起身,在关横手里说:“可以了,我已经把它完全掌控,请再分给我一丝灵气,让我有力量咬穿金属门钻进去。”

    “嗯。”关横意味深长的颌首点头,蓦地屈指疾弹,将一丝原火之力送入对方体内,然后将其放在了门上。

    “咔嚓、咔嚓……”果然就像魂灵所说的那样,它牙尖嘴利,轻而易举的噬咬金属门,数息间就嗑出了一个浅坑,眨眼工夫,浅坑又变成了深洞,紧接着就让它钻到了对面去。

    “嘿嘿嘿,现在应该是个脱身的好机会了。”

    魂灵蛊虫心中得意,自以为能够摆脱关横的监视,但就在它想要开溜的时候,关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劝你最好不要起什么不良心思,想要逃走的话,我随时都可以灭了你!”

    “什、什么?”魂灵蛊虫吓了一跳,刚要脱口说声“我不信”,可还没等这家伙开口,便觉得整条蛊虫好似被扔进了烘炉般,灼热无比,烫得这家伙哀嚎一声:“哎呀!”

    “呵呵呵,感觉到了吧?很痛苦是不是?”

    关横此刻好整以暇笑道:“那是我刚才留在你体内的原火之力开始焚烧了,你小心点,如果敢不听我的话,瞬间化为焦炭那是便宜你,要是来个慢火全熟的烤蛊虫大餐,可是挺费时候。”

    言下之意,就是我可以慢慢玩死你。闻听此言,魂灵蛊虫吓得直哆嗦,它忙不迭说:“别、别,大爷有话好说,我全都听你的。”“那就少嗦,赶紧给我检查这金属门后面有何古怪之处。”

    “好。”对方答应一声后,立刻陷入沉寂中,直到数息后,魂灵蛊虫才低呼道:“不好,这个门后居然‘灵植邪藤’存在。”

    “灵植邪藤?!”对方这话一出口,虫母和金螫王互相对望,紧接着便尖声叫了起来:“糟糕,大事不妙啊。”关横心中微动,随即问:“你们两个知道那是种什么东西吗?”

    “主人,你还是先把蛊虫叫出来吧。”虫母沉声道:“我先得把自己知道的详细情况和你说一下。”

    紧接着,关横便让魂灵蛊虫爬了出来,那家伙在此时还显得十分害怕,也不知是因为关横留在蛊虫体内的原火之力,还是被那个什么邪藤吓到了。

    此刻,虫母看了金螫王一眼,说:“看来你也对灵植邪藤有点了解?以前见过吗?”

    “在我的故乡,曾经闹过一次灵植邪藤造成的巨大灾害,那时我尚未出生,这一切,都是老前辈们口述的,但我听的时候、现在回忆起来,兀自感到极度的恐惧。”

    金螫王战战兢兢说:“因为灵植邪藤造成的灾难,几乎是无法衡量的。”

    虫母点了点头,而后沉声道:“你是听说的,而我的讯息是直接来源于天玄虫帝的记忆,在很久之前,它游历异界的时候,发现过因为灵植邪藤泛滥,导致整个异界瘫痪,所有生灵因此灭绝的重大变故。”

    “呃,灭绝一整个异界的生灵?”听到它所言,普兴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不由得失声惊呼:“这也太可怕了吧?”

    “嘘,小声点!”旁边的魂灵蛊虫低声道:“嗓门不要太大了,现在门上有我咬穿的孔洞,很容易被那家伙听到,它可是很敏感的。”

    关横听了就是一皱眉:“怎么,那种邪藤还会对声音有反应?”

    “对。”

    魂灵蛊虫此时的声音有些迷茫:“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崇鸿、老族长和大祭司它们三个的记忆互相掺杂,导致我的思维有些混乱,在看见金属门后那东西时,我一下子就把它认出来了,不晓得是来自谁的记忆。”

    “但我确确实实感到此物危险至极,不能随意碰触,否则不要说是整个房间保不住,估计这栋老族长的住宅只怕也要立刻被摧毁。”

    “有这么严重吗?”普兴听了以后,有些担心安颜和其他姐妹的安全,当年魂灵蛊虫继续道:“我这还是把危害往小了形容呢,你们可千万别大意,因为此物的‘能力’实在太过诡异,让人防不胜防。”

    听它这么形容,关横倒是没那么紧张了,随口道:“你先说说看。”

    “就像我刚才说的,这种灵植邪藤对于声音比较敏感。”蛊虫此时解释道:“最开始,这邪藤只会保持好似枯萎的状态,某些平坦的地方,但它们听到较大的声音,便会立刻疯狂生长起来。”


同类推荐: 太初无穷重阻抗日之特战兵王上门姐夫日记大唐贞观第一纨绔重生在神话世界如意小郎君秦吏